香港教授:为什么我的学生竟然会这样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文|周国正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

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“观察者网”(ID:guanchacn),原文首发于2019年10月23日,标题为《香港教授:为哪些地方我的学生竟然会原本?》,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。

1港府情态

香港乱局,还需要原本理解:特首林郑月娥最初坚持通过《逃犯引渡条例》,但日后 忽然在6月15日转为搁置(近三个小 月后更完整归还),在我看来可能是要避免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烧起另一火头。

着实林郑月娥对香港的泛民主派有认识,原本知道不应退让,什么都有有 只会被理解为示弱,令对方坐大;与泛民打过交道多年的人,没人具备类事 认识:

香港泛民是很特异的政治人物,一般搞政治的,都知道政治是妥协的艺术,尤其是在彼此强弱悬殊的具体情况下,稍有政治中国智慧,都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,什么都有有 就会如《韩非·亡征》所言:“国小而不处卑,力小而不畏强,无礼而侮大邻,贪愎而拙交者,可亡也……恃交援而简近邻,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,可亡也”。

除了传统泛民之外更有一大批大中学生,他们 一般鄙弃传统泛民,视为只尚空言,多年来一事无成的dead wood(朽木、废物),两者着实站在同一阵线,只基于三个小 一块儿点———都是反政府、反中而已。

哪些地方地方青少年大帕累托图着实什么都有有 参与和平示威的“和理非”派(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),但都是不少可能变成暴乱分子;他们 非常善于“独立+思考”,独立者——完整不参考学者智者的意见,完整不顾虑行动可能引致的后果,完整不肯易位思考以了解对方立场,甚至完整不理会如何与同侪公司合作 协议方可成事;思考者——想到哪些地方就做哪些地方,充分体现了2014年占中事件时经常老出的名言——你不代表我。